宁夏回族自治区扶贫开发办公室
媒体报道

宁夏先后有3名干部倒在扶贫一线,《光明日报》刊发长篇通讯

采编:   时间:2017-12-18   来源: 光明要闻

  脱贫攻坚战,是一场没有硝烟的硬仗。自10月以来,宁夏先后有3名基层干部倒在了扶贫一线,再也无法醒来:

  10月25日,52岁的同心县兴隆乡民生保障服务中心主任兼财政所所长李进祯因劳累过度,突发心梗,不幸离世;

  12月9日晚,34岁的红寺堡镇党委委员、纪委书记武国鹏因病离世;

  12月10日凌晨,40岁的西吉县扶贫办干部撒凤虎心率衰竭,画上了人生的句号。

  今天出版的《光明日报》,以大篇幅刊发了宁夏同心县兴隆乡民生保障服务中心主任兼财政所所长李进祯的事迹,诠释了其中的一位共产党员的初心,让我们向奋战在脱贫战线上的基层干部致以无限敬意。全文如下:

以初心赢民心

  ——追记倒在扶贫一线的宁夏同心县回族干部李进祯 

  光明日报记者 王建宏 光明日报通讯员 和牧川《光明日报》( 2017年12月17日 06版)

  

  

  《光明日报》大篇幅报道李进祯的事迹,诠释了一位共产党员的初心

  

  

  “麻烦你让白玉仓赶紧把乡上的电费交了,我那还有几笔扶贫资金要兑付……乡上干部的住房补贴登记表也催着要呢……”

  10月25日,宁夏同心县兴隆乡民生保障服务中心主任兼财政所所长李进祯因劳累过度突发心梗。直到被抬上救护车送至医院,他还在和同事谈着日夜操心的扶贫工作。

  然而,就在当天下午5时30分左右,李进祯因抢救无效,不幸离世。

  李进祯走的那天,同心县兴隆乡天寒地冻。十里八乡认识或不认识的乡亲们都前去送他最后一程。在一个地广人稀的偏远乡镇,有2000多人自发参加一个基层干部的葬礼,这在当地十分罕见——他用一个共产党员的初心,赢得了民心。

  “我愿和乡亲们再近一点” 

  兴隆乡李堡村的李自刚老汉有些懊悔,甚至埋怨乡干部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大家李进祯去世的消息。

  “李所长去世几天后我才听说,当时就懵住了,我咋也想不通那么好的一个干部突然就走了,说啥也要来送他一程。”

  其实,第一次和李进祯认识时,李自刚还劈头盖脸骂了李进祯一顿。李自刚是兴隆乡的老上访户,因为对拆迁补偿不满意,连续上访了七八年。

  “别说乡上县上,北京我都去了五回,几任乡领导都为我的事头疼。”李自刚说。因为有些问题迟迟没解决,李自刚和乡干部没少生气。到了后来,很多乡干部都怕见李自刚,一听他来了都躲着走。

  有一回,李自刚又和乡干部吵了起来,李进祯听到后,赶紧劝到了自己办公室。“大爷,先进来喝杯茶消消气吧,有事慢慢说么,气坏了身子咋弄。”李进祯劝道。

  “你是干啥的?少在这装好人,都是不干好事的贼。”气头上的李自刚狠狠骂着。

  李进祯却不急不恼,哈哈一笑说:“我是乡上的会计。大爷,你的事一时半会儿确实也没法解决,我会记着多帮你问问进展,免得您老人家受累跑路。今天先来我这喝茶嘛。”李进祯沏好茶,双手递给李自刚。

  看着眼前和蔼的李进祯,李自刚倒有些不好意思,跟着坐进他办公室了……

  从那以后,只要李自刚去了乡政府,李进祯都专门把他请进自己办公室,温言细语,热茶相待,帮着李自刚合计他家的事。时不时还主动打电话给李自刚,告诉他事情的新进展。

  去年,李自刚的事圆满解决了,李进祯也很高兴,他说:“以后没事就上我那儿坐坐喝杯茶,我那门常开着呢。”

  在兴隆乡,李进祯的办公室是干部和乡亲们没事就爱去坐上一会儿的地方。大家都知道李进祯为人厚道幽默,很善于开导人,谁有个难事都爱听他说两句。哪怕有些乡亲生气发牢骚,李进祯永远是一副谦和的笑脸,总能耐心做思想工作。李进祯常给同事说,“群众虽然有时又吵又嚷,有时候也有不对的地方,但我一看见他们,就感觉是自己的兄弟姊妹,年长一点的,就当自己的父母,狠不下心来和他们说重话,能帮一把是一把。”

  新生村建档立卡户马俊以前常年欠着外债,住的老屋裂了大缝也没钱修补。“那时候一到周五就犯愁,孩子们回来要给生活费,得东跑西借着打发呢。”马俊说。

  2015年,马俊和另外四户乡亲成了李进祯的帮扶户。第一次到马俊家,李进祯就给他做起了思想工作。

  “现在养牛的行市那么好,你也不说贷点钱养牛。”李进祯说。

  “你当银行是慈善机构呢,没个可靠人做担保,谁贷钱给我呢。”马俊有些不服气。

  “我看主要问题是你自己有没有心气,你要真有这个心,我给你当担保人!”李进祯说得很坚决。

  “当时他说这话我有点不敢相信,这年头,亲戚朋友都不敢随便当担保人,李所长能给我做保?”回忆起当初李进祯的话,马俊至今也觉得不可思议。

  谁知才过了两天,李进祯就打电话给马俊,说贷款的事办妥了,3万!

  凭着这3万元,马俊当年就买了4头牛。养了11个月,净赚12000多元。“我家几年都没见过活钱了,李所长帮我那一下,让我一下振作了。”尝到甜头后,马俊一头扎进了养牛事业,从4头到10头,再到现在16头牛,马俊家三个孩子的大学学费都有了着落。

  给贫困户作担保,李进祯就没担心别人还不上钱?

  新生村的大学生村官王有刚说:“只要是为老百姓的事,李哥总是先站在对方角度考虑问题,他觉得比起自己作担保的风险,贫困乡亲能脱贫更重要。”

  李进祯的电话不光很多干部知道,在兴隆乡就像个群众热线,很多村民有事都直接打电话找李进祯。“他的电话一天到晚都没完,有些事本不该他操心,有些事他完全可以统一给大家说上一次,但只要有人问,他总给人家一遍遍耐心解释。”妻子王学红说。

  有一次,妻子看李进祯连续几天都没休息好,趁着他午睡,把他的手机调成了静音。等李进祯醒来发现后,少有地对妻子发了火。看妻子有些委屈,李进祯又立刻觉得很抱歉:“很多庄稼人没有午休习惯,万一人家有事联系不上我该多着急,咱们当干部的要多体谅乡亲呢。”

  李进祯工作的近30年里,始终工作在最基层。其实,他有好几次机会能调离乡政府,但都自己放弃了。妻子曾问他为啥不愿意离开乡上。李进祯常说:“乡上虽然事多不好干,但大都是和老百姓打交道的事,比起到上面坐办公室,我愿意和乡亲们再近一点。”

  一颗永远不变的公心 

  去世那天,老同事丁海涛面对病床上的李进祯想,这个人胸中似乎只长了颗公心,思量事情,永远先考虑公家、别人。10年了,从没变过。

  其实,岂止是10年。在李进祯工作的近30年里,一个“公”字是他默默用行动写下的为人准则。

  从1988年参加工作起,李进祯一直担任乡财政会计工作。从各类惠农补贴和征地拆迁补贴到乡干部的工资发放,从养老保险收缴到后勤保障支出,李进祯是乡上干部和老百姓的“管家”。

  特别是这两年打响脱贫攻坚战后,涉及脱贫攻坚的项目资金陡然增加,扶贫资金的核拨兑付笔笔都要经李进祯办理。他的桌子上永远堆着一摞摞票据账单,每天的工作不是伏案核算票据,就是在银行、财政、扶贫等部门间来回跑。

  “人家有的乡会计,把票据算完就让各村自己拿去银行兑付,但李进祯从来都亲力亲为,干每项工作都要负责到底,他这种干法,在十里八乡都不多见。”大学生村官王有刚说。

  这些年,李进祯把自己的上班时间习惯性地往前调了一小时。“早点去处理完手头上的事,到上班时间就能早早去其他单位办事了。”李进祯总这样说。

  在李进祯去世前的三个多月里,他几乎没有一次正常上下班。“李所长办公室的灯总是亮得最早、熄得最晚。”乡政府门房的罗正俊老汉说。

  在李进祯手里,每一笔账都清清楚楚。大到全乡6个村4717户的扶贫资金拨付,小到同事们领用的笔墨纸张,李进祯都会细细记录核对。兴隆乡每月的财务台账,总是最早一个做完。而每年年底对账,乡上的资金账目在他手里没出过一分钱差错。

  走进李进祯的办公室,那张破旧的沙发尤其引人注目。五年前这张沙发搬到他办公室时,皮子开裂、下陷厉害,李进祯就拿一厚沓旧报纸垫着。后来坐的人多了,沙发陷出一个坑,他又放上三层垫子继续凑合着坐。

  罗正俊好几次开玩笑说:“李所长你管着那么多钱,给自己换个新沙发坐嘛。”“屁股下的东西么,不用那么享受,能凑合着用就行,给公家省两个钱。”李进祯也打趣地说。在他眼里,只有私人的东西当公家的用,但公家的东西绝对不能随便浪费。

  以行动践行共产党员的初心 

  李进祯出生在海原县关桥乡方堡村的一户普通农民家。父母虽没有太高的文化水平,但正直、厚道、朴实的家风在村里却有口皆碑。

  李家的小院落,永远被扫得干净整洁。那是李进祯的母亲几十年如一日清早起来的第一件事。哪怕后来年纪大了,老人也依旧坚持亲自打扫。“人勤了日子才过得亮堂。”

  李进祯结婚时,日子还过得紧,只给妻子买了一对耳环和戒指。但几年后他的三弟结婚时,他和妻子却毫不犹豫地把房子和几年积蓄的家具、家电都留给了弟弟。李进祯的妻子甚至把这对耳环和戒指一并送给了弟媳。搬出家的那一晚,李进祯和妻儿住进了办公室,三人挤在一张单人床上,却有说不完的话和止不住的欢笑。

  “他对物质追求不高,总说我们一家三人快乐健康,比什么都金贵。”现在王学红回忆起那一晚,依旧难忘。

  李进祯去世后,妻子每天都会给他写一封信,寄托自己的哀思。“20年来,我们是彼此的桃花源。那里阳光明媚,笑声融融,温馨浪漫。”在妻子和儿子眼里,李进祯是个有百分之百正能量的人。无论是对待妻子还是教育儿子,李进祯总是温和体贴的。

  在儿子看来,李进祯是个非常合格的父亲。尽管工作很忙,但只要有空儿,李进祯会经常陪儿子聊天、读书、滑雪、摔跤。儿子也更多地把这个开朗幽默的父亲视为朋友。“17岁的儿子会向老李求教如何写情书,会给他下战书约一场球赛,还会躺在他身上一起读书,每当这个时候我就是那个最开心的观众。”王学红说。

  在走访李进祯同事、家人的过程中,一个幽默、乐观、厚道、有责任心的基层共产党员的形象在大家的言语中被勾勒出来。“有很强的党性和人格魅力”,是很多人对他的印象。

  在兴隆乡的工作微信群里,李进祯会和大家一样把自己每天的工作行程发出来。“李所长为人幽默也爱好文学,经常把自己的工作编一首小诗发出来。乡上的工作很多是难缠的,但经他一鼓励,总显得举重若轻,大家的干劲就更足了。”同事丁海涛说。

  李堡村70岁的李长青是一级残疾人。有一回去乡政府办残疾人登记,家人搀扶着他艰难地上楼。李进祯看到后,二话没说就把李长青背了上去。

  “旁人见了我躲都躲不及,你还来背我……”“谁还没个老、没个难的时候。”李进祯笑着说。这事被同事看见后问起来,李进祯叹口气说:“我父母都去世了,看见老年人,不由得就心疼。”

  工作生活里,李进祯总是给群众提供帮助,却从不接受乡亲们的回报。

  有一次,有个受李进祯帮助的乡亲专门提了一只羊羔看望李进祯。等乡亲出门时,李进祯提上羊就追了出去,把羊绑到摩托车后架上让他拿回去。“老百姓不容易,咱不能做让群众戳脊梁骨的事,有些东西吃下去不好消化啊。”李进祯回来对妻子说。

  还有一次,一名退休职工到李进祯家放了200块钱。李进祯当面推辞不掉,就给他充了200元电话费。妻子问这也不是啥大钱,为啥这么坚决推辞。李进祯说“他上有老,下有小,又是单职工,咱不能欠人家情。再说,人生一世,钱哪能有个够呢?”

  在李进祯看来,人的一生是一条线段。但有很多人因高洁的气节,出众的品行,无私的奉献,一心为民的情怀将自己的人生线段化成一条射线,这条射线在穿越漫长历史时空后,依然散发着熠熠光彩,这是任何金钱也换不来的荣耀。

  如今,李进祯实现了他心中的抱负。52岁对一个人来说太短暂,但留给当地百姓的却是长久的怀念。在27年里的党龄中,他用行动践行了一名共产党员的初心。


附件: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