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回族自治区扶贫开发办公室
媒体报道

脱贫攻坚战场上的幕后英雄 ——追记西吉县扶贫办干部撒凤虎

采编:   时间:2017-12-13   来源: 固原日报

  

  

  撒凤虎年轻时期的照片 

    

  

  2017年12月11日,西吉县兴隆镇公易村,撒凤虎的老家。

  院子里挤满了前来送别的人,人们排着队与撒凤虎作最后的告别,悲痛凝重的氛围让原本不大的院子显得更加局促,妻子李红梅已泣不成声,小女儿依偎在妈妈身旁满脸茫然,大女儿用力攥着母亲的手,低着头一语不发。

  送葬的队伍启程了,沿着蜿蜒的山路,缓缓前行,在扬尘中渐行渐远……

  此刻,蓝天无语、大山无声。

  12月10日凌晨5时,西吉县扶贫办干部撒凤虎因劳累过度突发心力衰竭在西吉县人民医院抢救无效不幸去世,年仅40周岁。

  一时间,西吉人的朋友圈被这个普普通通的扶贫干部病逝的消息刷屏了,“扶贫路上,一腔碧血泽乡梓” “凤虎,你真的累了” “虎啸身远泣英雄,同志伟绩铭群山”,小小的县城仿佛一夜之间出了无数诗人,使整个山城涌动着诗的潮水,哀的旋律。

  一个常年与各种数据表格打交道的项目股副股长,又不经常出现在扶贫第一线,何以能让这么多人牵挂?

  在参加完撒凤虎的葬礼后,我们来到西吉县城,追寻他的足迹,听大家含泪讲述他的故事,真情似水,朴实无华,像追忆逝去的亲人。从那悲痛凝重的氛围里,我们真切感悟到,一个人的伟大或许不是因为有多少壮举,也许只是他的平凡。

  

   一  

  

  

  

  “小撒,上周星期三还叮嘱让我们股尽快统计出2018年脱贫销号村的贫困户户数,你说你要做2018年的项目规划,现在统计出来了,可你人呢?”杨晓已经发红的眼睛,不争气的又掉眼泪了。作为同学、同事,这几日杨晓的脑中一直回闪着与撒凤虎相处的点点滴滴。“早叫他缓缓,不要这么累,就是不听”杨晓的埋怨中带着遗憾。

  

  

  

  1998年,朱维宁和撒凤虎两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同一天报到上班,同时被分配到西吉县农建办(扶贫办)办公室当秘书。当时家在农村的朱维宁生活困难,而撒凤虎随着父亲工作的调动,一家人已在县城生活,生活相对宽裕。“那个时候,小撒母亲做点好吃的,他就带着我去他家蹭饭,有时就住他家,对那个时候的我来说他家的生活让我着实羡慕。”朱维宁眼中‘大方’的朋友,其实生活上并不宽裕。“小撒俩口子工作这么多年,去年才把房贷供完,今年为了接孩子上下学才按揭了一辆10万元的轿车,上个星期他还给我说‘一个月还1800元,剩下1600元就够花了’,他一天加班烟瘾大,一直抽的是5块一盒的烟,直到今年才换成10块一盒的烟。”看似刚烈的朱维宁泪花闪闪……

  在西吉县扶贫办项目股的办公室,撒凤虎的办公桌一切如常:一个盛着水的水杯,一台电脑和几乎堆满整个桌面的各种报表材料,抽屉里散落着各种药品,此时已经用不到了,工作日志上的日期永远停在了12月7日:“18个乡镇的纸质版贫困人口报表已收到,剩余的需尽快落实……”既使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仍念念不忘的是工作。

  

  

  工作日志上的日期永远停在了12月7日

  

  “师父患有糖尿病,前几天不舒服还在劳累加班,没想到一个周末没有过完,人就没了。”刚参加工作一年的穆增旺一脸悲戚。

  这几年,越来越多的三支一扶大学毕业生加入到了扶贫队伍中,每来一拨,撒凤虎都将自己的业务技能倾力相授,毫无保留。可很多人干了两年后,工作上刚刚上手,为了发展不是考到其他单位,就是服务期满离开岗位,撒凤虎总是送走一拨,又迎来一拨。

  项目股的办公室还是一如往常的忙碌,只是多了一份寂静。本该坐在角落里工作的撒凤虎不在了,椅子上只留下阳光透过窗户直射进来的点点斑驳,办公室门框边的人员去向牌上,撒凤虎一栏被标记为“出差”,也许是同事们觉得他太累了,想让他借着“出差”多休息休息吧。

  

  

  “出差”后,就可以好好休息了 

  

  

  “小撒!‘十三五’脱贫攻坚规划的资料在哪呢?”项目股股长谢澄这突然的一声,瞬间凝固了整个空间,所有人都用疑惑的眼神望着他,谢澄抬起头不解的看向大家,一瞬间他忽然想起了,眼里的泪水一下涌了出来,看着他,在场的所有人眼睛都红了。

  谢澄把头埋入双手,声音哽咽:“喊习惯了。我和他一个战壕里这么长时间,他就是我的亲人,走了,我真心疼。”

  “这所有的资料都是小撒一手整理的,他就是西吉县扶贫办的‘大数据’、‘活字典’,从2013年至今,每一页纸,每一栏,每一个数字都倾注着他的心血。”十多平米的资料室里摆满了资料柜,每个柜子里的资料盒码的整整齐齐,放不下的资料都齐整的堆在墙根。随手翻开一本资料,一串串数字犹如一个个跳动的音符,数字的背后是脱贫攻坚历程上国家拨付的每一笔项目资金的精准落地,也是撒凤虎勤勤恳恳的写照。

  

  近一米高的报表资料内的数字,是他一个个盯对出来的…… 

  

  

  

   二  

  

  

  

  1998年9月,撒凤虎从宁夏财会学校毕业后分配到了西吉县农建办(扶贫办),而这一干就是20年。从三西扶贫到秦巴项目实施,再到如今的精准扶贫,他是见证者,更是参与者。

  “西吉脱贫攻坚的征程上,不能缺少他的印记,他就是一个幕后英雄!”撒凤虎曾今的分管领导,现将台堡镇党委书记冯永福这样评价他。2013年至2016年,在与撒凤虎共事的三年多的时间里,冯永福给撒凤虎贴上了诸多标签:“认真” “细心” “敬业” “诚实”,这一个个标签的背后是撒凤虎,尽职尽责,无私奉献,赢得的认可。

  准确的数据是精准扶贫决策的重要依据,而对原始数据的抓取和甄别就是撒凤虎的工作,当全县238个贫困村15.38万人的基本信息数据汇总到他这时,浩瀚如烟的数字犹如一层迷雾遮挡住了人的双眼,可撒凤虎通过细心挖掘总能将这些数据准确收集汇总,而这个过程消耗的是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脱贫攻坚看数据,数据精准看小撒。”这是西吉县扶贫系统所有人的共识,这些年,撒凤虎参与编制完成了《西吉县‘19+21+172’脱贫攻坚规划》、《‘十三五’脱贫攻坚规划》、《六盘山片区(宁夏)区域发展扶贫攻坚‘十三五’实施规划》、《彩票公益金项目规划》、《区市县项目实施统计报表》等方案,为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决策依据。

  随着脱贫攻坚纵深推进,撒凤虎所在的项目股工作任务逐年剧增,日益繁重,加班成为了他的常态,常年不能按点吃饭,熬夜加班,撒凤虎患上了糖尿病、胰腺炎等多种疾病。为了不影响工作,撒凤虎坚持边上班边治病,严重时才住院治疗,稍有好转便继续工作。

  

  

  散落在抽屉里各类药品 

  

  

  12月8日晚在单位加班时感觉不适,撒凤虎拖着病身子完成工作任务后回家休息。12月10日凌晨两点病情加重,撒凤虎被送往西吉县人民医院治疗,最终因糖尿病伴心力衰竭抢救无效于当日凌晨5点不幸去世。

  “小撒,就是积劳成疾累死的!凌晨2点还打电话和我核实过数据,加班对他就是家常便饭。”发出这样感叹的是红耀乡大堡村支部书记邵维强。

  2013年,随着整村推进项目在西吉县的实施,扶贫办牵头编制产业规划、申报项目、工程验收、资金兑付等工作,作为牛羊圈舍项目的具体实施人,撒凤虎既要编制规划,还要实地验收项目实施情况,责任大任务重,全县238个贫困村的编制规划数据都要经他的手,一个数字出错都关系到扶贫项目的落地效果。

  2014年9月,大堡村牛羊棚建设项目验收,作为一名少数民族干部,撒凤虎只能自带干粮和矿泉水到村里验收,每到一户他都现场丈量,拍照留底,签字验收,核准数据。“家家都按标准建了圈舍,我不会骗你,抽检几户就行了。”看着分散在山里的上百户农户还没有验收,邵维强不忍心撒凤虎饿着肚子干工作,便劝说道。“我不是不信你,实地查看是我的职责,在报告上签字既是对我自己负责,也是对上级领导负责。”最后,花了整整两天时间,撒凤虎才将全村150个圈舍查验结束。从那以后,每次申报项目时邵维强都会多检查几遍,生怕给撒凤虎添麻烦。

  “在他那你就别想糊弄,只要有一户不达标,说啥都别想通过。”马建乡白虎村村支书马正君对撒凤虎工作上的“较真”深有体会。2014年6月,白虎村90户牛羊圈舍项目中一户牛棚的长度未按标准建设,撒凤虎就责令他拆除重建,马正君反复求情了几次,最后都被回绝。

  

  

  日志里记录着老百姓申报项目时的各种诉求 

  

  

  “他才40岁,叫这么好的人这么早走了,老天爷真的没长眼呐!"发出这声哀怨的是新营乡甘井村村支书张彪,“每次来扶贫办办事,小撒都特别热情,又让座又端茶的,对我们村干部从来不摆架子,既使不归他部门承办的事,他都会带我去相关股室解决问题,”望着撒凤虎空空的椅子,张彪的双眼噙满泪水。

  西吉县扶贫办门口的加佳乐超市撒凤虎经常去光顾,来去次数多了,慢慢和老板王彪也成了朋友,在王彪的记忆中,晚上12点打烊前,撒凤虎加完班总会来和自己闲聊两句,买包烟回家睡觉。直到昨天,王彪才得知撒凤虎去世的消息,惋惜中带着责备:“可惜啊,经常加班怎么能扛的住?”

  在西吉县扶贫办主任苏占成的眼中,撒凤虎是一个各股室都抢着向要的干部,他对工作总是主动干、抢着干,2008年至2016年以来,连续8次年度考核被评为优秀等次。

  

  

  

 

   三  

  

  

  

  他是个优秀的共产党员,却不是一个称职的儿子、丈夫和父亲。他把有限的生命时光几乎全都用到了工作上,留给家人亲友的惟有痛惜的泪水。

  “平时一直忙,忙!我叫他周末陪陪孩子,他总说这个材料没赶完,那个报表没做完。”

  “我说那你周末陪陪我,结果他就拉我到他办公室,帮他盯对材料,还笑着说,这样既陪了你又干了工作,一举两得。”

  “每天下班时候,我叫他一起回家,他总说等会,等会,我都到他办公室了,还在那一动不动。”

  “小女儿上小学,天天盼着爸爸接,可爸爸哪里顾得上去接她?”

  “孩子想去震湖玩真人CS,他总说,等闲了就去,可哪有闲的时候?”

  “年底了,说要考核验收,他要赶快把手里的材料干完,下个星期准备请假去银川住院调理,人累的都快站不起来了,还要往单位跑,我说你能跑动吗?你能站起来吗?”

  “两个孩子,还傻傻的,还等着爸爸陪呢,等爸爸心疼着呢,可爸爸一天能顾上吗?”

  “孩子把爸爸还没喊够呢,以前喊爸爸,爸爸忙着呢,现在喊爸爸,再也没法答应了。”

  “爸爸最后还是把他那个工作没干完,心里怎么放得下他的工作呢?放下了,怎么放下他的两个女儿呢?”

  面对妻子李红梅的哭诉,撒凤虎再也无法回应了……

  (固原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安磊 马茂荣)

  

  

  

  

  

  

  

  

  

  


附件:

相关新闻